99岁抗战老兵、老公安周庄逝世遗嘱不发讣告不告知原单位

发布者:Admin
来源:未知 日期:2019-06-03 16:38 浏览()

  周庄同志是一位知识分子,她出生在上海市一个比较富裕的中产阶级家庭,思想进步,爱国爱民。1938年冬,参加上海市学生救亡协会,1939年冬,加入上海地下党组织。1942年8月,因身份暴露,她被党组织送往淮南解放区,在路东地委担任组织干事。经地委组织科长介绍,与时任甘泉县公安局长洪沛霖同志相识相恋,于1944年结成伉俪。这一年洪沛霖28岁,周庄25岁。在那个战争年代,婚后二人聚少离多。由于周庄同志文化水平较高,曾被分配到新华社山东兵团分社当编辑。建国后,她历任《南京公安报》主编,省公安学校副校长,南京师范学院音乐系党总支等职。她对党忠诚,工作兢兢业业,为人真诚谦和,崇尚俭朴。与她相处,如沐春风,她在战争年代锻炼出来的许多优秀品质,在长期工作和生活中都有体现。就是家庭婆媳关系也很融洽,胜似亲生母女。多年来,在我的脑海里印象深刻的有三件事情。

  第一件,洪沛霖老厅长主编《剑啸石城》时的情景。《剑啸石城》这部纪实文学,反映的是南京在解放初期开展公安工作的艰巨复杂的斗争历史。因为南京是的老巢——首都,敌特基础深厚,解放后,开展公安工作异常艰辛。编写这段历史,需多方搜集详实资料,工作量大。当时成立了编委会,洪任主任,下设写作小组,周庄同志是编委会成员,自始至终参加这项工作。那时,洪老因患直肠癌,手术后不断化疗,身体明显消瘦,头发脱落,哮喘不时发作。这些,都是他“”中身陷囹圄6年多遭受严重折磨造成的。洪老病情很重,仍然坚持工作,五次召集亲身参加当年工作的老同志座谈讨论,搜集相关资料、讨论书稿的结构等等。初稿写成后,洪老聚精会神、逐字逐句地审阅修改,周庄同志始终陪伴在他身边,既不时提醒洪老“不要这样拼老命地干”,又帮他提出修改意见和斟酌字句。那种既舍不得丈夫抱病工作,又放不下急需修改书稿的挚爱真情和复杂心态,几次让目击者感动得热泪盈眶。遗憾的是,这部书稿尚未最终完成,洪老于1989年12月20日溘然长逝。1991年3月,这部书由群众出版社出版发行后,获全国图书金钥匙奖。《文汇报》对这部书的一些章节连载44期,近10万字。周庄同志甚为欣慰,她给我打电话说:“老洪和各位作者编者以及提供资料的许多老同志的心血没有白费啊!”

  第二件,由于洪老在“”前后担任省公安厅长18年,历任省委、副省长、省会副主任,省委政法委等职。他逝世时,省委、省会和省政府领导决定召开追悼会,省委韩培信主持,省长陈焕友致悼词,沉痛悼念这位为公安保卫事业奋斗终身的领导干部。由谁来撰写悼词?周庄同志向省公安厅领导陈文章建议,由先后在洪老身边工作多年的还水亭和我撰稿,并请省会办公厅的同志参加。我们还特邀《剑啸石城》的主笔黄先元参与。悼词的初稿写成后,送周庄同志审阅,请她提出修改意见。她过目后明确表示,这篇悼词内容全面,文字简练,符合老洪的生平和工作实际,没有溢美之词,实事求是,就这么定稿吧。我们这些撰稿人在想,不是这篇悼词写得不错,是她老人家胸怀宽广,对这种事看得透彻。“桃李无言,下自成蹊。”洪老平生用自已的实际行动书写成不平凡的历史,对公安工作建树良多,一篇三千字悼词又能说明什么呢!随后,周庄同志拿出一只派克金笔送给我说:“这支笔是我大女儿洪杰励从美国买回来送给她父亲的,如今老洪不在了,我把他这件遗物转送给你,留作纪念,希望它发挥作用。”我的眼睛顿时湿润了,接过这支金笔,连声道谢,深感却之不恭,受之有愧,这支金笔一直珍藏在我的书桌里,面对老前辈的嘱咐和期望,我一直铭记在心,没齿不忘。

  第三件,2002年冬,洪老逝世13周年。周庄同志建议,将洪老在“”期间受“”残酷,被关进牢房六年零一个月,他在狱中用心血写成的《狱中纪实》付印,作为历史资料供后人阅读,我和省厅档案馆的时建成以及陈德津、胡俊峰等同志商量,最后经裴锡章厅长批准后,决定编印一本纪念洪沛霖专辑《傲雪青松》,将洪老生前的著作包括《狱中纪实》全部编入,同时收入诸多悼念文章和陈云、费新我书赠洪老的墨宝以及多幅有纪念意义的照片。这本专辑付印后,周庄同志及其子女看过后感到欣慰。但对我来说,仍然因为没有编写出《洪沛霖传》,未能全面系统地记述洪老的生平事迹、精神风采和人格魅力,愧对洪老在天之灵,也愧对周庄同志及其后人。

  周庄同志的一生很不平凡,从上海小姐到军人,从公安战线到高校教育,“党叫干啥就干啥”。“”中洪老厅长蒙冤入狱,她忍辱负重,坚信党组织终究会澄清大是大非,还她夫君清白之身。她历经沧桑,默默奉献,阅历丰富,感悟很多,高龄迎来社会大变革的新时代,倍感幸福。她安详地走了,给后人留下无尽的思念。

分享到